2004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我和小姨子李纯有了第一次。那时我33岁,她26岁.??
 
小姨子长得漂亮,大眼睛,双眼皮,淡淡的眉毛,高高的鼻梁,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手指长而白,身材窈窕,胸部丰满,两腿修长,亭亭玉立,有一种天生的高雅气质。很久以来我就一直喜欢她。但当时我大学才毕业,工作也还不顺,也没经济基础,一心扑在工作和事业上,也没心思想入非非。
 
后来我工作顺利了,经济也好些了,对小姨子的思念与日俱增。每当看到她的时候,就很兴奋,不是滋味,想和她发展更进步关系,但不知道她有没有这种想法。
 
我和小姨子以前是一种正常的关系,很好的兄妹关系,要向她提别的事,真说不出口。我一直想找机会向她表白,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2004年冬天,机会终于来了。那个傍晚,我一直记得很清楚,永远也不会忘记,我永远感谢那个傍晚和那家餐厅。那天我有机会和她单独相处,并请她吃晚饭。当时气氛也很融洽,我想,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也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勇气和胆量再向她提这件事。毕竟她是小姨子,我不敢乱来,怕把事情弄僵了不好收场。如果把事情闹到老婆那里去了,我就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我想用开玩笑的方式入手。
 
我开着玩笑对她说:“你有过两个男朋友,而我却一直只有你姐一个女人。”她真以为我在开玩笑,于是她开玩笑地说:“你可以去找女人嘛。”她知道我不会。我笑着说:“你知道,我认识的女人不多,找不到。你帮我找一个吧。”她笑着说:“你自己找吧。”我说:“在你的朋友中给我介绍一个,介绍一个可靠一点的。”她说:“我朋友中没有合适你的。”我觉得时机到了,机会可能一闪而逝,永不再来,我笑着说:“我觉得你就比较合适,我就找你吧。”说这话时我听得见自己心在“咚、、、咚、、、”地跳着。她没说话,我看到她还是微笑着,但笑容凝固了。
 
我们要的小吃端上来了,我点的都是她喜欢的小吃。
 
我们都没说话了,慢慢开始吃。我要乘热打铁,于是说:“我觉得我们就很合适,我一直很喜欢你,但一直不敢对你说。我们也有时间和机会见面。”她没说话,也没笑容。我催问她:“你觉得呢?”她在慢慢吃着,过了好久才说:“你是我姐夫啊,我怎麽对得起我姐呢?”她和她姐关系很好,她也怕她姐。
 
我开导说:“你现在不要把我看成你姐夫,你就把我看成其他男人,你想一想我们合适不合适。这和你姐没关系,只要她不知道。我会对她好的,你也看得出来我对她很好。即使不找你,我也会去找其他女人的,我这辈子不可能只有你姐一个女人。与其找其他女人,还不如找你,我一直就喜欢你,你是我最喜欢、最想找的女人。如果我找了别的女人,我和你就不会像现在这麽好了,我就会对其他女人更好。我认为你和我最合适。”我说话的时候非常紧张,心都跳到嗓子眼了,成败只在一线之间。如果她同意,我就大功告成了,就会的到一生的幸福,反之,我就会很失望,很难受。过了一会儿,她说:“太突然了,我没想过,让我回去想想。”我说:“今后如果被人发现或出了其他什麽事,我一人承担,我就承认是我一人所为,并非你的自愿。”她没说话,在慢慢吃着。我急切地想把事情敲定,怕夜长梦多,日久生变,抱恨终生。
 
于是我说:“你现在不要把我当成你姐夫,把我当成其他男人,关键是你喜不喜欢我。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们现在就到旅馆去。”我看得出来她也很紧张、激动。我没吃了,才吃了一点点,吃不下了,心情激动。我看她也没吃了。桌子上的东西还剩了一多半没吃,要是平时是能吃完的。我付了钱,站起来,看着她,看她是否站起来跟我走。如果她站起来跟我走,就成功了,否则就没戏了。我站了一会,她慢慢地站起来,我们出了餐馆,打的到一家宾馆。
 
进了宾馆,关上门,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俩,很安静。我感到无比紧张和激动,这毕竟是和自己的小姨子,不是和其他人,是和漂亮的、朝思暮想的小姨子。我们坐在床边,谁也没说话,也没看对方。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麽办。我和小姨子一直是很正常的、很好的关系,真不好向她伸手。但直觉告诉我,必须要行动,事情已经到了这步,这不是我一直希望的吗?但我不知道该从何下手。我机械地伸出手,放在她肩上,轻轻抚摩。她低着头,好像没有反应,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我轻轻地把她拉过来,她慢慢倒在我怀里。我轻轻地抱着她,然后越抱越紧。我感到激动、安慰,把小姨子抱在怀里。
 
下一步该怎麽办?我问自己。我用右手轻轻解开她衣服的口子,隔着乳罩轻轻地感知她的乳房,小姨子的乳房很饱满,涨涨的。我发现她胸部中间很热很湿,是香汗,冬天啊,还有这麽都汗水?我意识到她也很紧张、激动。这件事对她来说更非寻常。现在抱着她的是她姐夫,是她姐夫的手在抚摩她的乳房,从今以后姐夫就是她的了。我激动了,身体发热。我把她的乳罩往上拉,露出乳房,我抚摩她丰满光滑的乳房,两颗葡萄一样的乳头,她的身体动了一下。
 
抚摩了一会儿乳房,我开始脱她的衣服。她说:“我自己脱,你脱你的吧。”很快我们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两个人赤身裸体坐在床上,很刺激、激动、也别扭。她背对着我,我用手去拉她雪白的大腿,说:“你转过身来,让我看一下你的阴毛。”她把腿伸开。我看见她下面又黑又长又多的阴毛,激动说:“你的阴毛好多啊。”她也急切地说:“你的呢?”我把腿拿开,把JJ对着她。她眼睛一亮,惊讶地说:“姐夫的JJ好大啊,弄起来肯定舒服。”她马上伸过手来拿着JJ开始玩。
 
我欣赏、抚摩了一会她的阴毛和阴道,她也欣赏和抚摩了一会儿我的JJ和两个蛋蛋。把她放到在床上,我躺到她身上,脸贴得如此近,我感觉到了她呼出的气息。这时我感到很别扭,自己怎麽会躺在小姨子美丽的身体上?但现在不容许我想这麽多了。小姨子看来也很兴奋,她把两条腿高高地举起,抱在我腰上。我感到小姨子做爱很投入、主动。
 
我把JJ慢慢插进小姨子B里,由于我们都流出了很多淫水,所以很容易JJ就插进去了。当时我不禁在想,我的JJ怎麽会插在小姨子B里呢?开始抽动JJ,感到小姨子B里紧紧的、很烫,JJ往里送的时候,B里面的嫩肉就贴着JJ缓缓让开,让JJ进去。小姨子有反应了,她呼吸急促,双手紧紧抱着我。我感到小姨子下面比她姐敏感。才抽送几下,她就感到好像受不了的样子。她说:“我好、、、久没做、、、爱了啊。”她本来是想说这句话来掩饰她现在的激动和身体强烈的感受,可这句话反而表现出她现在身体感到的舒服、难受和刺激。
 
我更兴奋、更加猛烈地抽送。由于心理还不适应和小姨子做爱,紧张、激动,没多久就射精了,这差不多是我表现最差的一次,我自己都感到懊恼。
 
我们一起到浴室,我帮她洗,她帮我洗。我说:“想不到第一次没能让你满意。”她微笑着说:“已经很不错了啊。”
 
我送她回家,在的士上我对她说:“我想你已经很久了。”
 
她说:“你以前为什麽不对我说?”
 
我说:“以前我不敢对你说。即使我对你说了,还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呢。”
 
她说:“如果你早点对我说,我就会多到你们这里来。”
 
我问她:“你以前想过我没有?”
 
她说:“我一直很尊敬你。”
 
她又说:“回去要注意啊,不要让姐看出来。”
 
我说:“知道。”
 
我问她:“从现在起,我们的关系就改变了,更紧密了,你有什麽看法?”
 
她说:“我要珍惜这种关系。”
 
她又说:“你很幸福了,你有我和我姐。”
 
我说:“是啊,我感到很幸福,我有你也你姐两个女人,我这辈子满足了。”
 
从那以后,我们不只一次地在我家附近的宾馆、她家附近的宾馆、我的床上热烈地拥抱、亲吻、抚摩、做爱。一起度过了不少美好时光、、、、、、
 
再亲小姨子
 
次和小姨子李纯约好第二周星期四下午3点钟在鸿来宾馆大厅见面。这个时间家里的人都上班去了,对我不会在意。然后她在我家过周末。
 
我提前19分钟到了鸿来宾馆,李纯还没来。我问了前台605房间还没人住,605面向大街,不用关窗帘,光线好,在里面可以看到一大片市区,而不用担心外面看到里面。我满怀激动的心情守望大门,等待着李纯翩然而至,面带甜蜜的微笑款款走进大门。
 
3点钟到了,她还没来。我继续望着大门。
 
4点,没来。她在干什麽呢?什麽事情让她迟到?
 
5点,没来。我怀着失望的心情,迈着沈重的步伐离开鸿来。
 
我不敢给她打电话,怕是她老公接电话。我没有对策了。但她今后会来的,会到我家来的,因为这是她姐的家,她父母现在也临时住在这里,她经常来的。这就是我想和小姨子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再一个星期五,我下班回到家,家里人都在客厅有说有笑,我吃惊的看见李纯也坐在那里。她织着毛衣,她穿着红色的衣服,很艳丽,映得她的脸也是淡淡的红色,像新娘子一样,我有说不出的激动。我心想,你终于来了,但我没表露出来。家里人向我打招呼,她没和我打招呼,也没擡头看我,在专心织毛衣。
 
周末我们是不会单独外出,不敢乱动的。周末都不上班,我如果单独出去,需要说出一个理由,周末我一般找不出理由的,以前没发生过。熬吧。看见李纯总比没看见好。
 
好不容易到了星期一,大家都该上班了。我离开家比谁都早,好让大家看到我已经上班去了。在离开前我找到一个没人的机会给李纯一张小纸条,上面写道:“一会儿家里人都走了,你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回来。”她很快看了,点了一下头,把纸条放进衣服口袋里了。
 
我哪有心思认真上班,一直焦急地等待着手机响。8点32分,手机响了,是家里的电话号码。不用听我也知道是李纯打来的了。我抓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听见李纯那轻微而清澈的声音。
 
??“姐夫吗?”
 
“恩。”
 
“家里没人了。”
 
“好,知道了,我马上回来。”我用颤抖的声音说。
 
我马上出办公室,下楼。
 
几分钟后我回到家,上楼前没看到周围有什麽异样。
 
时间不容许我们客套,我拉着她就往我卧室走。我们马上开始脱衣服,我先脱完,躺到床上JJ早就硬了。看见她脱完了,我一把把她拉到床上。我们紧紧抱在一起,身体不停地在对方身上摩擦、感知。我吻着她的嘴,说:“想死我了。”她说:“我也是。”我说:“抱着小姨子就是舒服啊。你抱着姐夫舒服吗?”她说:“舒服啊。”她的乳房鼓鼓的,有弹性,也很光滑,还有硬硬的乳头,在我胸部来回摩擦。我也感到坚硬的JJ顶在她两腿之间,很不方便。我急不可待地用手抚摸她的乳房,她则把手伸到下面去抓住JJ并上下套弄,我又把手伸到下面去摸她的阴唇,感到很多阴毛,阴唇已经有很多水了。
 
她捏着坚硬粗大的JJ说:“姐夫好骚啊,JJ这麽硬。”我把一根手指插进阴道里,水好多,我说:“你也骚啊,好多水啊。”我们这次少了份羞涩,多了份快感,更多的是刺激,偷吃禁果的刺激。疯狂拥抱、接吻、抚摸之后,我翻身躺到她身上,分开她两条雪白的腿,左手拿着粗大而坚挺的JJ,用龟头在她流水的阴唇上摩擦,在阴蒂上摩擦,然后对着阴道慢慢插进去。由于她和我的水都多,已经很湿很光滑,很容易就插进去了,但还是感到阴道里面很紧。我跪在床上,两手擡起李纯的两条洁白、匀称、修长、性感的腿,JJ在阴道里不停地抽送,每当JJ往外抽的时候,看得见JJ往外带出来的阴道里粉红的嫩肉。
 
她开始呻吟。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来回微微晃动。抽送了一会儿,我放开她的腿,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两个乳房,还有两个硬硬的乳头,一边继续抽送。她在呻吟,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水已经从阴道流出来了。之前我已经在她屁股下面垫上了一张白色浴巾,以防把水弄到床上,上次已经知道她的水很多。继续抽送,她两只手抓着我的手。几分钟后,她的手越抓越紧,她身体开始痉挛,把我往她身上拉。我停止抚摸她的乳房,躺到她身上,她两只手紧紧抱着我,我也抱着她的身体,我们都顾不了自己的尊严和虚伪,越抱越紧,继续抽送,她呻吟的声音变得不规则,呼吸急促,眼光恍惚,我更用力、更快地抽送。
 
她抱得越来越紧,急切地说:“快、、、、、、高潮要来了、、、、、、恩、、、、、、”。我没想到李纯这麽敏感,JJ在她阴道里还没抽送多久,才20分钟左右,她竟会反应如此强烈。由于时间仓促,我有好多招数都还没用上。我感到她身体震动了一下,然后全身痉挛,紧紧抱着我,呼吸短促,发出长长而不断的呻吟,我感到她阴道里的水特别多了,而且热。我更刺激、更激动,JJ更硬更粗大了。
 
继续抽送,我看她难受的样子,问她:“你高潮了吗?”她声音短促地说:“恩。”我也紧紧抱着她的身体,我们抱的很紧,疯狂地抽送,阴道很滑、紧。很快,我身体痉挛,停止呼吸,突然感到下体热、堵塞、说不出的难受、说不出的快感,热流失去控制、不可阻挡地从下体往JJ射出,一股一股地射出。她用力把屁股往上挺,我们紧紧地抱着,她说:“在射了、、、、、、”,我点了一下头小声说:“恩、、、、、、”
 
平静下来后,我们手拉着手到卫生间去洗。
 
??我说:“你这麽敏感?这麽快就高潮了?”
 
她说:“你JJ厉害,也有你是我姐夫的原因吧。”
 
我说:“我和你老公比,谁厉害?”
 
她说:“你厉害啊。”
 
我说:“你没生过孩子,阴道就是紧,很舒服,所以我也射得快。”
 
她又笑着说:“姐敏感吗?”
 
我说:“她阴道没你敏感,她阴蒂更敏感。”
 
我说:“喜欢姐夫吗?”
 
她说:“喜欢。”
 
??我说:“上次你怎麽没来?”
 
她说:“那天我身体不舒服,在老公医院看病去了,也不方便给你打电话。”
 
我说:“让我等了很久啊。”
 
她说:“我知道你会等。对不起。”
 
我说:“我们之间还说什麽对不起啊。”
 
由于怕被家里人发现我上班时间中途回过家,我穿好衣服,双手抱着李纯的腰,吻了吻她性感的嘴,怀着满足、幸福的心情,尽快离开了。
 
一样的相思
 
我和李纯两个多月没见面了,因为她到南方出差去了。
 
??她刚到南方时来过电话,说南方很热,很不习惯。我说如果不习惯就早点回来。而我们这里正是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是多情的日子。后来她又来电话说习惯一些了。她给我打电话都是选在我上班时间,家里其他人不会发现。她不在的日子我总觉得不习惯,生活中好像少了什麽,特别感到少了一份依托,多了一份牵挂。李纯出发前我们一起到银行去给她办了一张龙卡,可以异地取款,密码是她的生日,存了一些钱在里面;我一再嘱咐她,如果没钱用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往她卡上转。
 
今天中午我下班回家,李纯已经在家里了,我很激动。她穿一条黑色裤子,黑色皮鞋,上身穿一件无袖蓝色真丝衣服,简单的衣服在她身上却那麽得体,衬托出她妖娆的身段和高雅的气质。虽然我和她现在不能干任何事,甚至一句知心的话都不敢说,但我仿佛已经闻到了她的体香,仿佛已经看到了她那令人心动的肌肤。她上午刚下火车,火车站离我们家很近,她就到我们家来了。她在我们家里四处转了转,看了看,她说事别两个月,家里也没什麽变化。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吧,她虽然在这几个月走了不少的地方,见了不少人和事,有不少的心得,而我们家里很平静,没发生什麽大的事情。没事情就是好事情,平平淡淡才是真嘛,不要说两个月,有时三年五年也不一定有什麽变化,只是房子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更加苍老。下午李纯回她家去了,过几天再来。我日夜等待着她的到来。
 
风雨金绒路
 
上午李纯和她妈出去买菜回来做饭。下午两点过我要上班去了,走之前悄悄告诉李纯:“你一会儿出来给我打电话,我在外面等你。”
 
三星级的金绒路宾馆离我家不远,只隔两条街,地理位置安静,外来人员住那里的很多,对当地人来说就比较隐秘,我喜那里的环境。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到金绒路宾馆,要了二楼的一个标准间并付了钱。服务员把我带到房间,环境还不错,卫生间也干净,床也宽大整洁。十几分钟后手机响了,是李纯打来的,她已经出来了,问我在哪里。我叫她上6路公共汽车,在金绒路站下车,十六七分钟就到,我在下车那里等她。
 
我下楼到六路车站台去等李纯,车道和人行道之间是一排比人高的灌木,我站在树后,以免有熟人看见。
 
有一辆车来了,车停下来我看见是55路车。一分多钟后又来了一辆车,是六路,我仔细看着每一位乘客下车。第5个下车的是李纯,她今天穿着很正式的棕色短袖套装,看起来很精神,令我心动。她也看见了我,我在前面朝宾馆走去,她跟在后面,保持一段距离。
 
进宾馆大门时服务员朝我们看了一下,或许她明白我们去干什麽。这些事服务员是不会管的,周末这里的房间全都会住满,全都是附近大学的女学生在外面来住的。
 
进房间关上门,我坐在床边上看着李纯,她在打量房间。我拉着她的手,把她拉过来坐到床边。
 
??“你走了这段时间我好想你啊。”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
 
??“我也想你啊。”她也认真地说。
 
我把她拉过来拥抱在一起,很久都不放开。
 
??“我们去洗吧。”我说。我们一起到卫生间洗鸳鸯浴。
 
我们互相擦干对方身上的水从卫生间出来,站着又紧紧拥抱在一起,感到对方身上湿湿的热气,她丰满的乳房压在我胸部,光滑而有弹性。我的JJ已经很硬了,顶在李纯下体。我开始吻她丰满圆润的嘴唇,把舌头伸到她嘴里搅动,她吮吸我的舌头,也用她的舌头来抚摸我的舌头。我把舌头收回来,示意她把舌头伸到我嘴里,我吮吸她的舌头,她的舌头湿润光滑。我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她把手伸到下面去摸我的JJ。
 
我把李纯放倒在床上,这里地湿润气候造就的美丽洁白的女人胴体横呈在面前,我为之感动。我跪在她旁边,抚摸欣赏她洁丰满洁白的乳房,乳房已经很涨了,圆圆的,很挺,很有弹性,乳头象两颗紫色葡萄,我用两根手指捏她的乳头,很硬。我吻她的乳房和乳头,用手抚摸另一个乳房,然后交换。我的手继续向下游走,抚摸她平滑而略微隆起的肚子,又圆又深的肚脐眼象一个酒窝。看到她又多又黑的阴毛,我马上伸手去抚摸,在茂密的阴毛中间露出粉红色的阴唇,阴道已经湿了,水已经打湿了阴毛。我用手指轻轻摸了摸阴唇,她发出轻微的呻吟,我看到她的阴道在收缩。我用舌头舔她的阴唇,她又开始呻吟。分开阴唇看到了阴蒂,阴蒂比较大,我用舌头舔阴蒂两侧,她呻吟的呻吟更大了,身体也在动。我停止舔她的阴唇,继续往下抚摸、亲吻她洁白的大腿、小腿、脚。我让她翻过身来,屁股朝上躺在床上,我抚摸、吻她的背。然后往下抚摸她的屁股,她的屁股白、细腻,大小适中,很翘,很性感。欣赏、抚摸了一会儿李纯的屁股,我用嘴和舌头开始在她屁股上亲吻。用两只手分开她的屁股,她紫色的屁眼很紧,我用一跟手指抚摸她的屁眼时她又开始呻吟,屁眼也在收缩,这时我的JJ更硬了。
 
我躺到她身边,头朝她的脚,脚朝她的头,我们开始玩69式,这是我喜欢的肢势。我用手抚摸、用嘴唇吻、用舌头舔她的阴唇和阴蒂,也把舌头伸到阴道里搅动。她用手抚摸我的JJ和睾丸,用嘴含着JJ一吞一吐,用舌头在龟头四周滑动,也用嘴含着睾丸玩。我身体感到无比舒畅,JJ和下体的快感不断堆积,渐渐难以承受。李纯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呻吟声越来越大,伴随着腿和身体不时抖动。
 
我们停止69式,我翻身躺到李纯身上,分开她两条修长洁白的腿,左手拿着粗大坚挺的JJ在她已经流水的阴唇上摩擦,然后对着阴道慢慢插进去,她的阴道湿润光滑,很紧。
 
我跪在床上,两只手高高擡着李纯的两条腿,JJ开始在阴道里抽送,她开始呻吟。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前后摆动。抽送了几分钟,我放开她的腿,让腿自己举着,我伸手抚摸两个乳房和两颗硬硬的乳头,同时继续抽送,她在呻吟。阴道越来越光滑,淫水越来越多,已经从阴道流出来了,流到床单上了。我说:“你的水真多啊。”她说:“恩”。我又用两只手高高举起她的两条腿,JJ继续在阴道里抽送。我感到下身的快感不断增加,身体已经非常亢奋。一边抽送,我一边吻李纯的腿和脚,有时含住她的脚趾。几分钟后,呻吟的声音变得很大,呼吸急促,身体僵直不动,把手伸过来拉我,她说:“快、、、、、、要来了、、、、、、”。我放下她的一只脚,把手伸过去让她用力拉着,继续更用力抽送,JJ更粗大更坚硬更有力了,她说:“快、、、、、、姐夫、、、、、、恩、、、、、、啊、、、、、、”。李纯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她身体开始痉挛,抖动,阴道在不停的收缩,我知道她在高潮了。我身体就更加亢奋了,JJ更粗更大更坚挺,更用力地抽送。几分钟后,我下身的快感已经无法承受,难以控制了,我马上躺到李纯肚子上,紧紧抱着她的身体,疯狂抽送。突然一股热流射出,我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她也紧紧抱着我的身体,精液一阵阵射出。我们紧紧地抱了很久,高潮过后平静下来我们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对方的身体。
 
我们一起到卫生间洗了,光着身子躺床上聊天。
 
“你每次都比我先高潮。”我看着她的眼睛说。
 
“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激动。”她说。
 
“你和你老公做时也是那样吗?”我问。
 
“不是的,和他做我不是经常能到高潮。”她说。
 
“你叫的声音真大,不怕人听见?”我问她。
 
“命都不想要了,还管那些。”她说。
 
“和姐夫在一起好玩吗?”我问。
 
“好玩,死了都值。”她说。
 
“不准你说傻话,我不要你死。来日方长,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呢,如果你怎麽了,我怎麽办?”我半爱惜半批评地对她说。
 
“你老公好象和我差不多大,是吗?”我问李纯。
 
“和你一样大,你们是同一年的.”李纯说。
 
“我问你,在你心目中我作为你姐夫的成分重还是情人的成分更重?”我问她。
 
“当然是姐夫的成分重了。”她说。
 
“我希望你更多地把我当成情夫而不是姐夫。”我认真地说。
 
“我对你一直是很尊重的啊。”她也认真地说。
 
“可我更希望你的爱而不是尊重。”我说。
 
“不习惯。”她笑着说。
 
“我们都发展到什麽地步了?不习惯也得习惯。”我拿她开玩笑。其实我也还很不习惯。
 
“姐夫,我想换手机。”李纯说。
 
“要什麽款的?NOKIA比较好。”我对李纯说。
 
“我也喜欢NOKIA的。”李纯说。
 
“我明天就去给你买,但你这次不能用,不能让你姐看到你在这里新买的手机,怕她怀疑是我给你买的,也不要让你老公看出来你是在这里买的,你回去过两天才开始用。”我对李纯说。
 
“知道了。”李纯说。
 
李纯今天很开心,逗我玩,她用两根手指假装来戮我的眼睛,吓得我赶快用手去挡,挡开了她又来。
 
“我最怕这个,你和你姐一样。”我开玩笑说。
 
“你们很好玩啊,我羡慕你们。”她说。
 
“你不也和我在一起玩了吗?我也和你好好玩。”我说。
 
“你好幸福啊,你有我们两姊妹。”她羡慕地说。
 
“是的,我很幸福。你也不错啊,也有两个老公啊,还拥有姐夫。”我也微笑着说。
 
“我来给你按摩。”她说。
 
“你会按摩吗?”我问她。
 
“会的,来吧。”她让我背朝上平躺在床上。
 
李纯到象真的会按摩,她从我的头到肩、背、屁股、腿、脚,甚至脚趾,依次按摩,然后还把她的两只手合在一起,用手指依次在我身上打,手指还发出“啪,啪”的声响。然后又让我翻过身来仰卧着,又在我身体前面按摩。
 
“好舒服啊,你还真会按摩。”我说。
 
在按摩JJ时她很仔细,用了很长时间,与其说是按摩,还不如说是在玩弄JJ,这时JJ又硬了,她用嘴含着JJ上下套弄,JJ很硬了,我下体又开始亢奋,把她拉过来放到床上,又要做爱。
 
“你还行?”她问。
 
“当然了。”
 
我微笑着说。“我还可以再来两次。”
 
“我可来不了那麽多次。”她笑着说。
 
我又躺到她身上,分开她两条腿,拿着坚挺的JJ对着阴道慢慢插进去。我跪在床上,两只手举着她的两条腿,JJ开始在阴道里抽送,她开始呻吟。
 
这样抽送了一会儿,我让她跪在床上,向前弯下腰去。我跪在她屁股后面从她后面插入阴道。我认为这样的肢势很性感刺激,使人感到原始的动物的野性和冲动,JJ插得更深,很容易顶到花心,也能完整清楚地看到李纯丰满洁白的屁股,一边抽送一边欣赏她美丽迷人的屁股,两只手在她屁股上抚摸。有时我弯下腰去抱着她,有时用两只手分别抓着两个乳房或乳头玩。
 
从后面插入的不组足之处是不能看到对方的动作和表情,我喜欢欣赏李纯做爱时的动作、反应和表情。我让她仰卧到床上,分开她两条腿,把JJ插入阴道,然后拿着她的两只脚,开始抽送。由于刚才有了第一次,这时李纯的反应更加敏感。而我却相反,第二次时却更加持久,JJ更硬更有耐力。因为知道李纯要不了多久就会高潮,所以我直接不停地抽送,不用控制自己的感觉和动作,几浅几深的方法全都不必用,以便我们能同时到达高潮。一会儿后李纯就高潮了,她叫的声音很大,我感到非常刺激,更猛烈地抽送,一会儿就射了。
 
我搂着她一起去清洗,互相擦干身上的水时已是5:42。
 
“该回去了,姐要下班了,要是她回家看见我不在,她会怀疑的。”李纯说。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嘘、、、、、、,你姐打来的,不要说话。”我看见是李洁的号码。
 
李洁叫我到建设银行门口见面,然后一起回家。我们一般都是下班后在某个地方汇合再一起回家。
 
我把李纯拉过来,两个人光着身子拥抱,接吻。
 
??“我们走了吧”。李纯说。她怕回去晚了被发现,她比我更怕,她很怕她姐。
 
我放开她。我们开始穿衣服。
 
“我给你穿。”我说。
 
我从她手里拿过乳罩给她戴上,把她推倒在床上,给她穿上内裤,很舍不得地把内裤拉上去遮住了阴毛。给她穿上裤子,系上皮带,拉上拉链,接着给她穿上上衣,扣上扣子,又让她坐到床上,给她穿上袜子,穿上皮鞋。
 
“给我穿。”我把她拉起来说。
 
“到那里去。”她示意我躺到床上去。
 
她把我的一只脚擡起来,套上内裤,再把另一只脚擡起来把内裤套上,然后把内裤往上拉。内裤穿上后,龟头还露在外面,JJ有点长,她用手把JJ横着放到内裤里。她拿来裤子给我穿上,然后给我穿上短袖衬衣,最后是袜子和鞋。李洁也经常帮我穿衣服。
 
“好舒服,好享受,好幸福啊。”我说。我们站着拥抱,接吻,不忍分离。
 
“恩。”她点头说。
 
“我不会接吻。”她笑着说。
 
“就是这样的啊,你吻的很好嘛。”我也笑着说。
 
“走吧。”她说。
 
“好吧,总是要分别的。”我无可奈何地说。
 
“你先走,过几分钟我再出去。”我说。我们怕有人看见,不能一起走。我轻轻把她推出去。
 
李纯走的是另一条路回去,和我回去的路不同,以免有人看见我们是从同一方向回来的,怕别人联想,引起怀疑。
 
几分钟后我才出去,出大门时服务员看了我一眼,我象没事人一样离开了,宾馆也在我身后。
 
到建设银行门口时李洁还没来,我就放心了。今天我和李纯的事情就算告一段落,划了一个完整的句号。我和李纯之间的事,应该与李洁无关,我对李洁一直很好,自从我和李纯有了那事后,我对李洁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