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新媳妇
 第一章
 
牛家村今天办喜宴,办喜宴的人家是牛家村的村长——朱富贵家。朱富贵生了两个儿子,今天是他的大儿子成亲。村长家办喜事,参加婚礼的人当然多啦!拜完堂以後,新娘子被送进洞房,新郎官则被村?的大小夥子拉去喝酒,等到酒席结束,新郎已经醉得人事不省。洞房还没闹新郎就倒下了这可是不吉利的,怎麽办呢?有好事者就提议让朱富贵代替儿子。不是说儿女是父母的债麽,儿子不行那就老子来。
 
牛家村不是重要集市,一年到头没什麽热闹的事,唯一热闹的时候就是村?有人成亲,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村?人那肯这麽轻易放过。再看朱富贵表面推脱可是心?乐得不行。一双眼睛不断瞄向坐在床上的新娘子。
 
说那新娘子还是十?八乡的美人,家?条件不错,新娘的母亲就在前来提亲的人?挑挑拣拣,至於为什麽选中朱富贵的儿子朱大宝呢?这一来啊,朱大宝像他妈长的那叫一个英俊,身材又像朱富贵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个好的。又有一个村长老爹,家?一排青砖瓦房不要羡煞旁人。二来,他家出的聘礼也多,新娘的母亲是个贪财的那肯放过这麽好的女婿,自然乐得把家?的赔钱货嫁给他。
 
继续说洞房的事,朱富贵假意推脱几番就欣然同意了。拿着本来应该新郎官拿的如意称挑开了新娘的盖头,头盖挑开的一瞬间,洞房一阵吸气声,看客们都暗叹朱大宝好福气娶了这麽漂亮的媳妇,以後有福了。朱富贵呢,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的盯着新娘。那新娘安静地坐在床上听那些人说道要公公要待相公闹洞房一张脸涨得通红,配上她那雪白的肌肤那叫一个白?透红,更显得脸嫰的不行只想叫人咬上一口。更别说她的樱桃小嘴了,看上去小小的,翘翘的诱的人想上前含上一口。朱富贵心?那叫一个痒,恨不得立马上去含住新娘的红唇。
 
第二章
 
尽管心痒难耐,但朱富贵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欲望,这麽多乡村父老面前失态,以後不要说是当村长了,就是在村?立足都很难。闹洞房算是正是开始了,本来按照习惯应该是新郎和新娘先亲个小嘴什麽的,现在新郎醉了怎麽都不可能叫公公跟媳妇亲嘴的。有个游手好闲的就说朱富贵现在代替新郎闹洞房就似在扒灰一样,就叫朱富贵在新娘後面做扒灰动作,新娘在前面喊公公扒灰了……此话一出,看客们欣然叫好,朱富贵配合的站在新娘後面,做扒灰动作(正常动作,别想歪)。新娘小脸涨得通红,嘴?支吾着怎麽都叫不出来,周围的人群开始起哄:“大声点,听不见……” “新娘大声点,俺们後面都听不到,大声点” ……不得已,新娘闭着眼睛大喊了声:“公公扒灰啦!” “好……哈哈哈……”周围的人哄然大笑。却不知这声在旁人听来好笑的话同在朱富贵耳中那叫一个销魂,简直就像是他已经把新娘丫爱身下狠狠蹂躏了一般。不知不觉间下身的孽根擡起了头……只因上衣摆很长旁人看不出来罢了。
 
话说本来喜酒就吃的很晚,到现在差不多到该睡觉的时间了,村?人都习惯早睡早起第二天好有精神干活,因新郎醉的不省人事虽他爹代为闹洞房但总归不能叫人公媳二人做什麽出格的事情。多数人看到刚刚那一出觉得欢闹够了就回家了。只有方才那游手好闲的和几个爱闹事的赖在新房不肯走,非要这公媳二人再闹一番。这可是正和朱富贵心意了,他正愁没机会接近这漂亮的新媳妇呢!
 
於是,朱富贵假装生气的道:“你们这几个兔崽子,平日?不学好,现在还来闹将来有你们好受的……似乎知道朱富贵不是生气似的,那游手好闲的嬉皮笑脸道:”村长大叔,今天大宝哥大喜的日子怎麽也得大夥儿乐嗬乐嗬吧!“又朝身边那几个道”你们说是不是啊?“ ”对啊!大喜的日子,热闹热闹……“新娘子是有苦难言,朱富贵”勉强“点头道:”最後一个啊……“说的有气无力。”好好好……最後一个。“一连三个好答应下来。
 
这好事者眼珠子軲辘转,徒然眼睛一亮,道:”村长大叔作为新娘的长辈,不好像新郎般与新娘,隔着衣服碰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恩”朱富贵点头。“嘻嘻,那就帮新娘把个尿吧!哪家大人没帮小孩子把过尿啊……”周围几个对他的馊主意都竖起了大拇指。新娘“啊”的一声,羞得用袖子捂住脸,这要是传出去以後她还怎麽做人啊,怎麽面对自己的婆婆和相公啊!心?想着待会儿千万不能答应,又想给公公使眼色让他也不答应,谁想到这次朱富贵看到她眼色就当没看到似的撇了过去。点头答应了。好事者建朱富贵适时地拍了个马屁:“村长大叔果然一言九鼎,不愧是村长!”“不愧是村长……”那几个附和道。谁不喜欢听好话啊!特别是这时候又达到自己的心意又让人觉得自己言而有信,那心?美得,立马就行动起来。不等新娘反对,就上前贴在她身後手穿过新娘的胳膊放在新娘两条纤细的大腿上,直接将娇小的新娘托了起来。
 
第三章
 
上回说到朱富贵把新娘子托了起来,此时新娘子已是尴尬到不行很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偏朱富贵还不放过她,竟真的像给她把尿似的动作起来。只见他慢慢把身子放低,同时两腿叉开把新娘夹在中间。没曾想这一动作正好将朱富贵翘起的孽根抵在了新娘的屁股上。新娘到底还没经过人事,虽昨晚她娘给她讲过一点房事但这种是哪?好意思喜欢说都是靠实践得来的经验,因此新娘只觉得公公身上藏了根棍子真好戳到了自己,哪?想得到是之後让她痛苦又让她美到不行的家夥。
 
再说朱富贵呢!此时已是强虏之末,自己的家夥滴在年轻貌美的媳妇屁股上一想到和她的小/穴就差两层布就激动地不行,待他借着帮新娘子抖尿的时候一下下将硬起的大家夥送到新娘娇嫩的小屁屁时,美得他直接泻在了裤裆?。
 
想他平时在自家婆娘的小/穴?总能插上几千下才泻,没曾想今天还没入新媳妇的小/穴就泻。不禁有点懊恼,回头一想也对,怀?的可是个处的,自家婆娘不知道被自己上过多少回还生过两个孩子,下面的小/穴早就送到不行,自己都提不起兴趣插她。旷了几个月今天碰到媳妇这麽嫩的,才早泄了。
 
新娘还在奇怪公公的棍子怎麽突然没了,这边朱富贵也停下了,怎麽得尿也该尿完了,不能继续让人怀疑自己居心不良。那边的几人还在意犹未尽,摸着下巴咂嘴道:“村长大叔,这也没什麽意思啊!怎麽的也得来个激情的,反正就我们这几个人,大宝哥也醉了没人知道,来个激情的让大家夥过过瘾啊!咱哥几个可都没成过亲,不知道行房是咋样的,你给来个示范呗!咱保证不说出去!你们几个快发誓!”那几个也有样学样发过誓,就等着看朱富贵的呢!朱富贵心?暗暗给这带头的记了一功,他的机会来了!
 
那新娘则是急得不行,这些人眼看着越来越过,公公也不见制止心中产生疑惑,又想着公公该不会是个老不休的巷战自己儿媳便宜吧!这样想着又把自己吓了一跳,这要是真的该怎麽办啊!自己一个弱女子,相公又醉的不行,哪?说得过他们。
 
新娘正嘀咕呢,这边朱富贵意识迫不及待的想要行动了,只见他装模作样道:“今天叔的儿子办喜事高兴得不行,就让你们开开眼界,不过大家先约法三章,绝不能将今天的事说出去。”那几个见朱富贵真的同意当然点头道是,又殷情的将新郎挪到?床好给朱富贵空位子。
 
朱富贵暗暗点头赞叹这家夥有眼色。又假模假样地对新娘说:“儿媳啊!看来今晚咱们是躲不过去了,你忍忍很快就过了。”说着不等新娘同意就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床上。顺便脱了新娘的鞋又摸了把新娘娇小的脚。
 
第四章
 
上回说到那禽兽不如的朱富贵已然将柔弱的新娘放在了罪恶之床,随後自己慢悠悠的脱鞋上床。跪在新娘的一旁好让那几个看清楚,那几个也是不知羞耻的,兴致盎然的围在床前,只余那可怜的新娘用宽大的袖子遮着脸小声抽泣,到这?若还不知道公爹的意图那就是傻瓜,偏她还不能反抗让更多的人知道不然这一生就完了。
 
朱富贵看新娘遮着脸作无耐道:“本这行房第一步应是两人亲嘴的,只我公媳二人不可肌肤相亲就省了吧!这第二步嘛就是这儿了!”边说边摸上新娘的奶/子,看着浑圆的形状,他早想摸了,现在终於摸到了……可怜的新娘自己洗澡的时候都羞得不敢用力揉搓自己的双乳,现在竟被当着陌生男人的面被自己的公公这样对待,哭得越发哽咽。只恨不得此时一头撞死在这新房?,却有没有这个胆量……
 
再说那朱富贵捏了人新娘的奶/子还不够有对那些人说:“就这样子还是不够的要想让女人动情,得这样……”话音刚落,拇指食指精准的掐住了新娘的乳尖。“啊——”当是时新娘就发出一声急呼,也忘了哭了,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软的不行,下身那羞人的地方也有阵阵酥麻传来,顿时羞得不行,虽遮着脸看不到表情,但那粉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她的情绪。
 
“哦——”看客们恍然大悟,又都猥琐的笑了起来,恭维道:“还是村长大叔厉害,不贵是个中好手。还有哪?麽,大叔快给我们指点一番”朱富贵得意地笑。手指沿着新娘的腰滑到她的私密处。这边朱富贵慢条斯理,那边新娘心?又被掀起了一番巨浪,原来现在天气炎热做的嫁衣都是薄纱,那边朱富贵滚烫的手指一路往下,这边新娘的也随之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却又和平时的不一样,只觉得此时酥得不行。
 
待那朱富贵手来到新娘的私密处,出於本能反应新娘立马夹了腿,却不想将那手夹得更紧了反而更贴近那处,新娘顿时觉得不妙。朱富贵嘿嘿一下趁机立起中指戳在那凹陷处,新娘颤得更厉害了。
 
那几个看客看到此处眼睛都快直了,下身也不由得硬起来恨不得那被夹在新娘腿间的手是自己的。朱富贵看到他们羡慕的眼神别提有多得意,手下也是不停,毕竟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隔着那薄薄的亵裤,朱富贵这公爹当着众人的面猥亵起了这美丽动人的儿媳妇。只见他一只手在裙底下一伸一缩,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隔着外衣反复揉搓新娘饱满的乳/房。新娘拼命想躲掉朱富贵的手却又无处可躲,只觉得自己命苦又抽泣起来。偏偏自己的身子不听指唤随着朱富贵有节奏的挑拨起了阵阵波澜,下身更是要命的渗起了那羞人的液体。
 
朱富贵的手就在她的蜜穴外面,这等动静他哪?不晓得,手动的更卖力了。又动了几下突然双指并拢往那珍珠上一捏“啊——”新娘惊声尖叫。同时身子也彻底软了下来。摊在床上连双腿也打开了。
 
第五章
 
朱富贵得意的拿出手给那些人看手上的春水,道:“到这时女人就动情了,接下来就是……”说到一半停在那边嘿嘿一笑,众人会意也是恍然大悟。下身却是硬得更厉害了,只觉得难受得不行想找个地方插两下好缓和一下。
 
待众人以为朱富贵已是结束,想找个地方解手。刚要打招呼离去,却见他掰开新娘的双腿挤到新娘的两腿之间去了。几人交换了眼神,默不作声留下了继续看朱富贵下一步动作。
 
这头朱富贵又有了新主意,她撩开新娘的裙摆顺势挤到新娘的大腿根部,将自己硬到不行的家夥贴近新娘的小/穴,又放下裙摆,将新娘的双腿擡到自己肩上,转头对那几人说:“这叫直捣黄龙。贵将来这姿势你们用的最多了。”
 
众人见他如此演示都有点惊讶,想着村长莫不是喝多了吧!还以为刚刚那些已经是他极限了,怎麽这厢动作越来越……这还是因为新娘的裙摆够大要是他们看见裙摆下朱富贵的大家夥已然挤到新娘的幽谷中并紧紧地贴住不放不知道会不会眼珠子掉下来。
 
再说那新娘刚从那刺激的快感中回过神来,便发现公公已不知何时贴近自己下身还有一滚烫的棍棒紧紧地黏在自己的小/穴上,不禁回想起昨晚娘亲教导的,顿然後怕到这是什麽东西。便挣紮着要起身,不曾想自己的双腿被公公牢牢地架在肩上怎麽都挣不开。此时也顾不得羞人与否只想快点将自己救出来,忙求道:“公公,快将我放下来,这是不对的。”却不想朱富贵厚颜无耻的道:“唉——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无妨!再说这些都是你村中弟弟,他们不会乱说的,是吧?”说完斜着眼看那些人。
 
此时那些人也有点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但有时自己提出来的,不好反悔。再说村长和大宝媳妇也没肌肤相亲,应该不会有事的,便点了头。
 
朱富贵得了保证更加肆无忌惮,一下下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撞击新娘的小/穴。新娘反抗一阵精疲力竭,颓然倒在床上用袖子遮了脸又默默流起了眼泪。
 
又想着以後的日子要怎麽过,这些村?人都是擡头不见低头见的,传出去怕是要浸猪笼了,自己死了不要紧,娘家怕是要受自己牵连,尚未及竿的妹妹以後婚事要被耽搁了。这样想着便觉得还不如自己现在一死了之。心?虽是这麽想待要行动,自己那不受控制的身子又敏感起来,虽是隔着亵裤但那快感还是从下身不断传来,哪?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能够经受的住的,又是一大波洪水泻了出来顷刻间将两人薄薄的亵裤弄得泥泞不堪。新娘那本来的想法也是彻底被打断了,只剩下她急促的呼吸声了。
 
朱富贵的呼吸也急促起来,之前说到他几月未经房事,现在对着这娇小可人的媳妇,又有旁人看着自是又一种刺激,狠狠的顶了几下也泻了。这下两人的亵裤都湿了本就薄这下相当於没有,下身贴的更近了。
 
那几个看客有几个也是被这刺激的场面激到了,忍不住就泻了。另几个没泻的也趁机躲到一旁用手解决了,所以在场的都是一轻松。
 
看时间真的很晚了,那几个也借着这机会告辞。只留这公媳二人留在床上,这下新娘真的羊入虎口,贞洁难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