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父母都是退休工人,父亲今年五十五岁,整天打麻将,经常通宵地打不回来吃饭,母亲经常为此唠叨他。
 
母亲虽然五十二岁了,因为喜欢去老人协会跳舞,经常活动锻炼的缘故,虽然腰粗臀肥,身体却一直比较健康,皮肤较白,除了眼角几根鱼尾纹和几点色斑,看起来依旧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尤其走起路来胸前两颗稍微下垂的乳房和肥大的屁股颤悠悠的动着,引人遐想。
 
当然母亲平时出门穿着都是很传统的,而且母亲在周围的人们眼里,是个绝对安分守己的家庭主母,她跳舞的时候只找女性当舞伴,父亲对此很满意,从不反对她一人去跳舞。
 
我今年二十五岁,只有一个姐姐早已嫁人。我和母亲发生性关系是在一年半前左右,我用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让在母亲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和我发生了乱伦关系,事后母亲并没有责怪我,一切很自然,我让母亲丰腴成熟的身体得到从未有过的高潮,我也因为和亲生母亲发生性关系感到异常的兴奋。
 
第一次之后我和母亲达成了一种默契,在有熟人在旁边的时候,我们是一对正常的母子,其他情况下我就可以对母亲的身体为所欲为了,所以直到现在一年多了,没有任何人知道安分守己的母亲居然和我这个亲儿子有着不论的性关系。
 
我开始注意母亲的身体是在大学毕业后二个月,那时母亲也刚退休二个月。
 
我毕业后第一年是在一家单位实习,很轻松也很自由。因为女朋友实习的地点在其他城市,所以我大部分时间就呆在家里,上上网,打游戏。时间一长,没有女人的日子就难熬了,女友在身边时我们最少两天性交一次,现在只有打手枪了,我就看那些黄色网页找刺激。偶然的一次我看到了网页上的熟女图片和母子乱伦小说,我就忍不住热血上涌亢奋起来,那是一种和幻想女友完全不一样的刺激,我很快就泄了。
 
中老年妇女那种肥白的身体,饱经磨擦而发暗的阴唇,肥大的屁股和长着赘肉的腰身令我有一种罪恶的快感,我当时就开始想像母亲的肥屄是否和那些熟妇一样,但很快我就移开了这个念头,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我感到很罪恶。
 
可是我发现越来越喜欢看熟女乱伦的内容了,对女友身体的回忆不再让我那麽兴奋了,经常看着熟妇的裸体就忍不住幻想起母亲的身体,刺激感更强烈,只要一幻想插入母亲的肥屄就很快泻精了,但事后还是觉得心里对不起母亲。
 
直到有一天中午,老爸依旧没回家,吃过午饭我有关在房里打手枪,母亲收拾好去洗澡,母亲进洗澡间后半小时开始叫我了,原来老妈拿进去要换的衣物掉地上打湿了不能穿,叫我帮她再拿一套,我出来不知道拿哪些就问了:「妈,拿哪几样,放哪里?」
 
「我房里衣柜下面抽屉里拿套内衣和睡衣,哦,睡衣拿你的,妈还有一套洗了。」
 
我打开抽屉看到里面放着两条内裤和一个胸罩,都很旧了,胸罩比我女友的大多了,平时没注意老妈的乳房原来这麽大,其中一条内裤都快被洗破了,往手上一套,几乎半透明了,老妈要是穿着这条内裤那……我想起女友和我做爱前被淫水打湿的内裤的骚味彷佛闻到老妈肥屄的味道一样忍不住又开始打手枪了,我舔着老妈内裤上贴着肥屄的部位想像舔着老妈的阴唇,虽然我从来没有注意过老妈的身体不知道老妈的肥屄是什麽样子,但对老妈身体的幻想让我极度亢奋,我用力的搓着鸡巴,接着又把老妈内裤上贴着肥屄的部位裹在鸡巴上套弄着想像着鸡巴插入老妈的肥屄里……很快一阵强烈的快感冲上腰底……要射了……我用力了几下赶紧把老妈的内裤拿开一股脓精喷了出来射在我内裤上,但是老妈的内裤刚才裹着鸡巴的位置还是打湿了一点,老妈见我这麽久还没拿好又叫了起来。
 
「儿子,找到没有,快点,妈冷呢。」
 
「哎,找到了,马上来。」我连忙又拿了老妈的胸罩到我房里拿了睡衣就去了洗澡间,推了一下门反锁着。
 
「妈,开下门,给你衣服。」「哦,好。」母亲开门接衣服的时候我第一次注意看了她的裸体,我一边看着她身体一边故意把衣服分两手递给她。
 
「妈,小心别再掉地上了。」「哦!」母亲被我一说就只顾着衣服了,没有注意到我正上下盯着她的身体。
 
母亲的身体和我在网上看的熟妇身体基本一样,因为她身体稍微斜对着我,我看不清楚她的整个屁股,但是从母亲露出的半边圆臀看出来母亲屁股很大,又白又肥,腰部有许多赘肉,胳膊和大腿也是白白肥肥的有些松弛,乳房很大所以看起来下垂不明显,只是紫黑色的乳头和乳晕垂了下来。
 
最让我激动的是母亲的肥屄,母亲下体鼓起像个包子,阴毛不是很多颜色灰白,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呈紫暗紫色的向两边裂开着,屄口的肉暗红嫩湿,屄缝细长的,缝隙之间沾着一些湿亮透明的滑液,有些流到屄缝下面聚成一团片状,那决不是洗澡水弄湿的样子,应该是母亲屄里的分泌物。
 
想不到母亲已经五十二岁了屄里没受刺激都有湿液,我的女友每次得摸好久才流出淫水,平时没前奏屄里总是干涩的,我再次把母亲的肥屄和女友的对比起来,我女友的屄较小,阴唇很薄屄缝总是紧闭着,每次我鸡巴插入时紧夹着我的大鸡巴都有些疼,也许是屄里的肉太少了而我的鸡巴又太大。
 
母亲的屄缝比我女友的长很多,是整个肥屄更肥大,鼓鼓的,屄里面的肉一定也是又肥又厚,如果把我的鸡巴插进去一定不会像我女友的屄那样夹着鸡巴发痛,想到这里我刚刚还疲软下垂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把下身裤子顶得高高的,眼睛直盯着母亲的肥屄,忘了什麽时候母亲已经把衣物都接过去了。
 
母亲接好衣物见我还站着不动才注意到我正盯着她的阴户,反射性的一手掩住下体,我才回过神来连忙移开视线,擡头看见母亲脸有些红了,和我对视了一下很快低下头,低头时眼睛却正好瞟到我高高鼓起的下体,又擡起头脸更红了,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我知道自己失态了,慌忙说道:「妈,拿好了,我走了。」一边赶紧替母亲拉上浴室房门。